工作了近一年,自觉灵魂已经跟不上躯体的速度,遂辞职静养,闲下来和大家扯点淡.

11年秋,离开了学校所在的城市,转战去上海工作,魔都的点滴回忆真心难忘.

首先当然是赵JJ和杜JJ了,我们仨厮混到一起,懒起来简直无敌,勤快起来扫大街的阿姨都会自愧不如.

那时候还是一个人在住,房租压力很大,一个人住内环伤不起啊,不过那时候的日子还算是满意,至少自己爱咋折腾就咋折腾.

12月,搬去和上面的两位JJ同住,做饭神马的.(哥的手艺还是不错滴)一周后,换了工作,也搬离了他们.也许生活就是这样的善变,前一秒还风平浪静,下一秒却要整的轰轰烈烈天崩地裂的.

折腾完,总觉得对不住他俩,每周便勤快的坐1小时多的地铁去做饭,那段时间学会了三国杀.

12月前的那份工作,说起来也是轰轰烈烈的.在那家公司我认识了一位彪悍的女纸,一个任其宰割的男纸,当然,还有老方了.

某天财务发工资了,经理喊女纸和男纸谈话.几分钟后,他们拿着一个信封回来了,”他妈的敢开除老子,草!”女纸说.下班后了解了一下情况,吃了顿散伙饭,便回家了.

第二天,好容易熬到下班,鬼使神差的喊了经理”我想和你谈谈”,”你是不是做完这项目后也会想开他俩一样开我?””怎么会?!”……后面的你懂的,商人总是狡猾的,数落了一顿不厚道的经理,我辞职了.回到办公室,和老方通了通气,他看样子很失望的样子,我们吃了顿散伙饭,各回各家了.于是便有了上面搬家的那一段.说实话,那天真心不好受,工作后能遇到像老方这么厚道的人简直就是在中彩票,职场如战场,人心险恶啊!

2天后,也就是周一,去了新公司上班,朋友X也在这家公司工作,我总觉得和朋友在一起工作大家互相有个照应什么的,现在才知道这是职场中的大忌!也正式在这家公司,让我顿然醒悟.

1月的上海还是有点冷的,和老方一起工作的时候,下班后总会溜达去南京东路去瞎逛,看霓虹灯,拍白苹果.后来,我还是会一个人经常下班过去溜达,有种很特别的感觉.去完发个微博,让老方点评点评.他说第一百货那的玻璃鱼缸养的小鲨鱼,还会有潜水员定期进去潜水,不过小鲨鱼还是特别Q的说.

12月31日12点,1月1日0点,外滩有跨年演出,全上海都知道,我很2B的去了,人真他妈的多.

那天还来了我的大学同学和一个妹纸.说起这段事情,真是蛋疼!

妹纸是学妹,一次吃饭认识.一起来的同学A和同学B都互相认识.B甩了妹纸,后来妹纸遇到了我,我们互送了小礼物啥的,真心连她手都没碰过.

那天下班后,参加了一半公司的跨年演唱会就跑了,赶上了最后一趟3号线,顺利抵达了外滩.

随后我果断电联B同学,B同学说就在外滩那,过去再说.那时候人多啊,打电话的人也多,打不出去和接不通,移动电话的死穴啊.后来打给A同学,A同学问B同学,B同学就一路瞎指,反正要我找不到就是了.后来哥一路向警察叔叔问路,还是艰难的走到了外滩,顺利的欣赏了那碉堡了的CG动画.B同学啊B同学,你让我见识了什么叫坑爹,正如上文所说,下一秒真心能让你轰轰烈烈.

大学就是一个微型的社会,各位还在大学和刚刚入学的,奉劝你们”同学有风险,交友需谨慎”啊!

林子大了,什么鸟都有!轮回报应神马的我还是比较相信的,对于这些人,哥只好沉默.

2012就这么的来了.